玉溪征婚网欢迎你的访问!

玉溪征婚网

玉溪征婚网
玉溪征婚网

玉溪征婚网 > 交友群 >

两次被抛弃,离婚又再婚,才女萧红的爱情悲剧

来源: 玉溪征婚网 时间:2020-03-18 08:47

我总是一个人在走路。以前在东北,到了上海以后去日本,又从日本回来,现在到重庆,都是我自己一个人走,我好像命定要一个人走似的。

两次被抛弃,离婚又再婚,才女萧红的爱情悲剧,藏着她的3种成长

萧红,原名张乃莹,1911年6月1日出生于黑龙江呼兰县一个地主家庭,1942年1月22日病逝于香港一家临时医院。

萧红只活了短暂的31年,光是爱情就耗费了她人生三分之一的时间,结果均以失败告终,有人狭隘地给萧红下结论,说她的一生是失败的,但其实,身为作家,萧红是成功的,她的《生死场》《呼兰河传》在文学史上占有较高的地位,只是回顾萧红的爱情,人们看到的全是悲剧。

两次被抛弃,离婚又再婚,才女萧红的爱情悲剧,藏着她的3种成长

萧红8岁那年,母亲去世,父亲的冷漠和疏远让她感受不到家庭的温暖,幸好爷爷给了她关怀,让她知道这个世界除了冷漠还有爱。

没有男人萧红就活不下去是对萧红最大的偏见和误解,恰恰相反,萧红向往爱情,勇敢追求爱情,即便被爱情伤害,她也依然相信爱情。

可以说,萧红被爱情伤得有多深,她对爱情的态度就有多炽热。

纵观萧红一生的爱情经历,她与4个男人有过情感纠葛,初恋表哥,家里婚配的对象汪恩甲,刻骨铭心的爱人萧军,给了她生命最后陪伴的平凡丈夫端木蕻良。

遇见这4个男人后,萧红走完了自己的一生,她先后遭遇初恋和婚配对象的抛弃,之后与宿命爱人萧军彻底决裂,最后为寻求普通夫妻的日子而与端木结合,萧红花光了自己余生的力气。

萧红的爱情史,表面上看是风花雪月,爱恨别离,情感纠葛,但其实在这个过程中,有她成长的轨迹和影子,与其说是萧红选择了一段又一段爱情,倒不如说她经历了一种又一种人生。

两次被抛弃,离婚又再婚,才女萧红的爱情悲剧,藏着她的3种成长

总的来看,萧红的爱情阶段可以分为3个历程,这3个历程藏着她的3种成长。

一,与初恋私奔被弃,被婚配对象抛下,两次抛弃的经历,萧红彻底逃离原生家庭

母亲早逝,父亲冷漠,唯一给萧红关爱的是年迈的祖父,可是祖父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,家里没有值得萧红留恋的东西,这为她的初次逃离埋下了悲剧的注脚。

萧红中学快要毕业那年,她的父亲强行给她订了一门亲事,命令萧红毕业就成亲,萧红坚决不从,一方面是因为萧红不想年纪轻轻就结婚,另一方面是因为她另有所爱。

萧红的初恋对象是她的表哥陆哲舜,彼时,陆哲舜已经结婚,但萧红还是和陆哲舜私奔了。

可以说那时的萧红,和所有陷入爱情中的年轻女孩一样,少不更事,懵懂莽撞,以为爱上的那个人会保护自己,最后发现只是做了一场单纯的噩梦。

萧红和表哥私奔到北平不久,抵挡不住家庭压力的陆哲舜丢下萧红跑了。萧红的私奔,一夜之间成为呼兰县耸人听闻的恶行,她的家也遭到了攻击,父亲以教子无方的理由被撤销了职务,父亲带着全家人搬了家。

走投无路的萧红没有听弟弟的劝,回家去,而选择去投靠了当初她背叛过的未婚夫汪恩甲,因为萧红知道,回到家既不能写写画画,又会再次被父亲逼迫嫁人,会日复一日重复当初狠心逃离的生活,萧红的选择透露出她骨子里的反抗精神,也正是这股反抗精神,促使了她当初和表哥的私奔。

萧红,并不怯懦。

两次被抛弃,离婚又再婚,才女萧红的爱情悲剧,藏着她的3种成长

如果说和表哥在一起是因为青春年少的喜欢,那么和汪恩甲在一起,萧红纯粹是为了温饱和生存。

1931年11月,萧红和汪恩甲住进了哈尔滨一家旅馆,两人坐吃山空长达7个月之久,一共欠下六百多块钱,六百多块钱在当时那个年代是一笔巨款,汪恩甲选择了逃离,在一个黑夜,他丢下怀有身孕的萧红,从此杳无音讯。

之后,萧红被店老板锁进了一间废弃的仓库里,第二次被抛弃,萧红的人生再次走到了绝境,支撑她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就是她对文字的执着和热爱,在那间废弃的仓库里,她画画,练字,写诗。

即便内心如青杏般苦涩,文字依旧能给予她慰藉。这是萧红的初心,这份初心在她一次又一次卷入爱情的纷争时,她都没有迷失过。

萧红对文字的热爱,对包办婚姻的反抗,帮助她逃离出了冰冷的原生家庭,这是她一生颠沛流离的开始,也是她开启新生活的起点。

二,与萧军宿命相恋,又宿命般永远分手,萧红的情感变得独立,平等,自由

1932年7月,萧红萧军命中相遇。

在那间废弃的仓库里,送完书后本打算离去的萧军,又坐了下来,同萧红继续聊天,当萧军随手拿起萧红的手稿翻阅时,那一笔一画,那一诗一句,征服了萧军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美丽,知性的女子,萧军爱上了萧红。

之后,萧红生下汪恩甲的女儿,看都不敢看一眼,萧红就将女儿送人了,恢复自由身的萧红顺利和萧军在一起了。

两次被抛弃,离婚又再婚,才女萧红的爱情悲剧,藏着她的3种成长

他们租住在一个简陋的宾馆里,萧军每天出门干活,用做家庭教师挣的钱,在当铺赎回了自己的大衣,给萧红保暖,萧军还带她去街上的一条巷子吃饭,他们点了带汤的肉丸子,为贫寒交加的生活增添了一丝暖意。吃完饭回来的路上,萧红鞋带断了,萧军隔断了自己的鞋带,帮她系上。

那时的萧红,幸福得像个少女,单纯得像个孩子,萧军呵护她,照顾她,保护她,一切看似简单又幸福。

但是很可能,萧军对萧红最大的感情就是陷于才华,才华是他们爱情的根基。

第一眼见到萧红的萧军,有些惊讶,穿着粗布衣,挺着大肚子,头发又长又乱,印象并不美好,而萧军是一个粗犷的东北汉子,他没有细腻的心思顾及到萧红敏感的自尊。

形容好的长久的爱情,我们常说,始于颜值,陷于才华,忠于人品。萧红和萧军,只占了才华这一项,他们惺惺相惜,找到了文学创造路上的知己,本该志同道合,和和美美,可是最后,还是才华犯了错。

朋友们在聚会的时候,直言萧红的才华高于萧军,评价萧红是凭借天赋和对生活的感受进行创作,而萧军的创作是靠刻苦和勤奋,萧军第一次感到自尊受损。

萧军嫉妒萧红的才华,因为在那个时代,男权主义思想依旧根深蒂固,萧军骨子里的大男子主义认定萧红作为自己的妻子,就该归属于自己,就该比自己低一等,怎么能够超过自己呢?并且还是在自己仰仗的,安身立命的才华上面。

两次被抛弃,离婚又再婚,才女萧红的爱情悲剧,藏着她的3种成长

矛盾难以调和,萧红暗自神伤,在鲁迅先生的建议下,萧红东渡日本。在日本,萧红承蒙熟人许粤华的照顾,后来,许粤华家里有事,先行离开了日本,独自留在日本的萧红,感到孤独,落寞,但那是她写作的黄金时期,她体验到了文字带给自己的力量。

令人没想到的是,萧军背叛了她,和有夫之妇许粤华珠胎暗结。萧军很清楚,他和许粤华没有结合的可能,为了结束这段无果的恶恋,萧军催促萧红从日本回了国。

得知真相的萧红,独自一人在深夜荒凉的大街上游荡,孤独无依,心碎无助,萧军在感情上的不忠,给了萧红狠狠一击。

那个她敬重又感激的人,也深深地伤害了她,可萧红没有怨恨许粤华,因为承蒙她的照顾,她依然敬重她。

她是多么恩怨分明的一个女子啊。

只是,萧军和萧红之间的矛盾始终存在,那便是萧红的创作才华高于萧军,萧军没法忍受这样的结果,这个粗犷的汉子选择用拳头处理问题,他动手打了萧红,而萧红呢,在感情世界里总是学不会理性,她总是感性地看待她的爱情。

一次聚会,萧红眼角受伤,淤青严重,萧红说自己不小心摔的,替萧军辩解,萧军当场拆穿了她。

爱便爱,不爱便丢开。

这就是萧军对待爱情的态度,在与萧红初次见面时,她就了解的。当时萧红问萧军:"要是丢不开呢?"

萧军说:"丢不开任它丢不开吧!"

果真如他所言,在萧军和萧红分手后,萧红还痛苦地向朋友倾诉:"我爱萧军,可是做他的妻子太痛苦了。"

与萧军的这场相遇,陷入爱情里的萧红依旧保持着对文学纯粹的热爱,她没有因为爱情而放弃自己的东西,当初和萧军发生分歧时,萧红便袒露过自己的心声,她只想有个安静的地方,好好写东西,她从未放弃过对文学的热爱。

两次被抛弃,离婚又再婚,才女萧红的爱情悲剧,藏着她的3种成长

丁玲初见萧红,说她长着一张少于世故的脸,大概是因为女人容易葆有纯洁和幻想,也许也就同时显得稚嫩和软弱。

所以萧红表面上看,是个不谙世事的柔弱女子,但其实她拥有独立的人格,她从不认为自己是男人的附属物,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争取爱情里的平等权利。

萧红看似被爱情所累,其实她骨子里是自由不羁的,她的人生,一直都是自己做选择,自己承担选择的后果。

三,渴望和端木过平常夫妻的生活,因为婚姻最后都会归于平淡,既是对爱的妥协也是对爱的执着

1938年,萧军和萧红永远分手。

分手后的萧红,接受了端木蕻良的追求。其实一开始,萧红对端木的印象并不好,端木脸色苍白,背微驼,萧红很烦他,说端木短小,懦弱。

但端木勇敢地说出了内心的话,他高度赞扬了萧红的才华,认为萧红的作品更接近文学的本质,端木还说萧红的《生死场》比萧军的《八月的乡村》成就高,正是这份评价,打动了萧红。

两次被抛弃,离婚又再婚,才女萧红的爱情悲剧,藏着她的3种成长

因为一直以来,萧红没有什么朋友,萧红的朋友几乎都是萧军的朋友,自从她和萧军彻底分手后,萧红便没有什么朋友,如今得到了端木的赞扬和肯定,萧红内心是欢喜的。

这个时期的萧红,对待爱情很清醒,她不再幻想热烈的爱恋,而只渴望过平凡普通的夫妻生活。

挺着四个多月的孕肚,萧红怀着萧军的孩子,和端木结婚了。在婚宴上,萧红说了这么一段话:

对端木没有过高的要求,过正常老百姓的夫妻生活,没有争吵,没有打闹,没有不忠,没有讥笑,有的只是谅解,体贴和爱护。

萧红的要求并不高,朋友却不理解她的做法,说她太着急,没有冷静一下,刚刚结束一段恋情,马上就进入了下一段恋情。

但只有萧红自己清楚,她在萧军那里受到了精神上的侮辱,她不接受这份侮辱,所以重新做出了选择,其实萧红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,可是身逢乱世,她要的东西要么要到了最后却失去了,要么根本没要到。

端木娶了怀孕的萧红,他成全了萧红,做出了牺牲。

可是后来,他还是抛下了她,端木丢下大着肚子的萧红,离开武汉,只身去了重庆。后来在香港,端木再次想抛下身患重病的萧红,只是情况不允许他回内地,他才无奈地留了下来。

在这期间,萧红独自一人辗转去了重庆,生下萧军的孩子,孩子抽风死了。

之后,端木和萧红去了香港,身患肺结核的萧红,在医院遭遇冷遇,更悲惨的是,萧红还被庸医误诊,做了喉咙手术,临终前都没有讲出自己的心里话。

弥留之际,萧红弟弟的同学骆宾基,一直尽心尽力照顾身患重病的萧红,萧红去世五年后,骆宾基成为第一个写萧红传的人。

两次被抛弃,离婚又再婚,才女萧红的爱情悲剧,藏着她的3种成长

骆宾基曾问过萧红,为什么能和端木一起生活三四年?

萧红说,筋骨若是疼得厉害了,皮肤流点血,也就麻木不觉了。

在感情世界里,萧红一直都渴望温暖,渴望爱,她以为把自己对爱情和婚姻的要求降低,过寻常百姓的日子,就能够拥有幸福,可是最后,还是没能逃出命运的牢笼。

如同萧红所言,和萧军的分开,是一个问题的结束,和端木又是另一个问题的开始。

萧红选择和端木结合,看似是对爱情的妥协,其实是对爱情的执着,在爱情里受了那么重的伤,她依然相信爱情。

有人评价萧红的作品《呼兰河传》是深藏在历史深处,一朵不死的花,因为这部作品体现了萧红在当时的大环境下,所做出的逆向性的自主选择,她注定和别人是不一样,她只想做自己。

总结:

回顾萧红一生对爱情的追求,与初恋私奔,投靠未婚夫,与至爱萧军相爱相伤,与端木平凡结合,最终的结果都是一身伤痛,萧红理想的爱情到底是什么样子的,其实在和端木的婚宴上,她已说出了内心的心声:

没有争吵,没有打闹,没有不忠,没有讥笑,有的只是谅解,体贴和爱护。

这样的要求并不高,但萧红收获的依旧是满心满眼的失望,也正是透过这份失望,我们才清楚地看见萧红的坚毅和柔情。

萧红一辈子都在和命运作抗争,自从第一次逃出家后,她从未想过依靠任何人。

  • 第一次,萧红选择和汪恩甲在一起,而不想回到那个冰冷的家,并不是想依靠汪恩甲给口饭吃,给衣服穿,如果她的要求只是吃饭穿衣,她只要回家就可以实现这么简单的要求。她只是想写东西,想进行文学创作,所以就算饿死,她也不回家。
  • 第二次,萧红选择和萧军在一起,是因为两人情投意合,更重要的是志同道合,可因为萧军身上的大男子主义和严重的男权主义思想,他将萧红看作自己的附属物,通过出轨和家暴获取自己在感情世界里的分量,还在精神上侮辱她,最终萧红选择了永远分手。
  • 第三次,萧红和端木结婚,是因为端木认可萧红的创作,萧红自己选择和端木在一起,她很清楚端木的个性,很多时候扮演强者的是萧红,撇下萧红的端木恰恰暴露了自己胆小怯懦的个性,他总是在逃离,而她选择迎难而上,直面死亡。
两次被抛弃,离婚又再婚,才女萧红的爱情悲剧,藏着她的3种成长

很多人提起萧红,很少是因为她的作品,更多地是因为她的爱情,因为,除去文学创作,萧红一生的悲欢喜乐都和爱情有关。

从少女时期一直到生命的尽头,萧红始终相信爱情,执着于爱情,她在爱里受尽伤,也在爱里获得成长,她曲折的爱情如同她曲折的命运,对爱的追求和向往亦是对命运的抗争和不屈。

可以说,萧红的爱情悲剧既是个人抗争的失败,也是时代的悲剧,作为一个女人,她有脆弱和柔软的一面,但她的内心也有"对于生的坚强,对于死的挣扎"的坚韧,为了爱情她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她也收获了生命的成长。

  • 玉溪征婚网
热门资讯